国内综合大型权威资讯网站  
  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 > 正文

周心芳老中医 论当前中医发展在我国所面临的状况

      日期:2019-03-04 10:03:39
导读:北京中科聚源生物医学技术中心摘要:自从近代以来,西医逐渐以其迅速见效的优势,占据了我国医疗事业的主体地位。而中医则在发展中被边缘化。本文拟从多个方面阐述中医在我国所处的困境以及发展的不利因素,积极提出...

北京中科聚源生物医学技术中心

 

 

摘要:自从近代以来,西医逐渐以其迅速见效的优势,占据了我国医疗事业的主体地位。而中医则在发展中被边缘化。本文拟从多个方面阐述中医在我国所处的困境以及发展的不利因素,积极提出可行性方案,致力于改善中医的医学地位。

中医是民族文化的脊梁

自古以来,维护一个国家,靠的是民族精神,靠热爱祖国的仁人志士的不懈努力和流血牺牲。继承、保护、发扬一门科学同样靠的是有强烈民族精神的爱国志士的共同努力。

在大环境下中医走了很长一段弯路,直到现在中医的路还是崎岖不平,2000年以前的医疗市场调查,中医中药(传统医药)在国际医疗市场的份额,日本占80%,而中国只占3%  (除国内市场),究其原因是多方面的,有文化方面的,法律法规方面的,习惯认识方面的和中医自身的不足。

中医有美好的发展前景

海外华人杨锦端医生分析的非常精辟、中医是一门高深科学,来自于高度发达的文明。只是我国的政策、教育对继承、研究和发展中医还没有真正找到合理、科学的道路。一旦找出针对中医的优缺点制定出可持续发展的政策、法律法规,前途还是一片光明。

目前日本、韩国、俄罗斯等对汉方的研究,因其不能全面接受中医药文化,只能在精加工方面的先进,而中医的理论、组方和临床疗效的突破还在中国。中医对外来文化是一种包容的态度,接受西医的先进思想,搞好中西医结合的研究,组成具有中国特色的中华医学,今后人类在医疗、保健方面,中华医学必然还要领袖世界。

中医发展之难:

王新陆教授讲了中医之难,阐明了一百多年来中医所受到的冲击。现在虽然国家大力提倡中医,支持中医,但具体运作起来还有许多难点。

⑴运转危机:全盘接受西医的管理模式管理中医,是造成中医滞后的主要根源。许多名老中医的验方、秘方无法应用。医药分家,医生不能掌握药物的质量和炮制过程,更不要说秘方的特殊炮制方法。服药只保留一个处方煎剂是合法的。中医的丸、散、膏、丹起码要报批内部制剂。不然就是违法的。中成药成了辅助治疗的常用药。辨证施治,对症处理只是一句空话。所以中医的经验和成果只退不进。

⑵信任危机:唯利是图的人打着中医的幌子进行虚假宣传。破坏中医的声誉。由于中医得不到信任,许多医院根本就没有中药房。中医学院毕业的学生进入临床就改成了西医。现在很少能见到全盘接受中医文化的真正的中医。

⑶价值危机:许多方便灵验的方法多数不值钱,有些根本就没法收费。不能给单位挣钱,自已也没有收入。中医的地位也自然降低。谁都要生活。追名逐利是自然法则。要么就避开这些方便灵验的方法,要么就不能合理用药。这些灵便的方法高层医生没法用,基层医生像避瘟神一样不愿接受。本来就不容易得到的方法,还有不自然消亡的道理?

①1974年我患牙痛、牙龈出血。口腔科主任给我看后说,你患的是牙周炎,能看不能治,将来你的一口牙得掉完。当时我没让开药。回去后一个老同学说好治得很,切一片大蒜,让大蒜的新伤面贴在患病的牙龈上,两小时后去掉就好了。我照方在临睡前贴上,第二天早上起来就不再痛,从此就好了。

②我年轻时经常口腔溃疡,疼痛。经多位口腔科医生瞧,都说是复发性口炎,但也都没有好办法。一次痛得实在没法入睡,我把一片薄荷片贴在溃疡处,睡一夜,第二天好了,这也算是无意中的发现吧。后来我遇见许多口腔溃疡患者,就让他们试试,结果都行。出的单方多了,单位的收入少了。还遭到许多同行的不满。

③83年某局的一位副局长响应计划生育号召做了输精管结扎术。结扎后落了个疼痛结节后遗症。住了几个月医院疼痛依旧。一日,他家属找到我说,你到我家看看吧,他要一死了之。我认真的学过耳针,而且有新的耳穴发现。我给他点了一下耳穴,当时就不痛了。第二天就高高兴兴上班去了。

④大约是1991年,我和朋友去找某出版社卫生编辑部主任。见他躺在床上呻吟不止,床前站一位小保姆。每隔十几分钟需扶起,坐十几分钟需躺下。非常痛苦。我问他怎么了,他说,颈椎骨质增生,痛得我白天、晚上都不能入睡,已经十多天了,我都撑不住了。每天理疗,针灸,止痛药都无效。我问他以前痛过吗?他说,这是第一次。我说,你可能不是骨质增生引起的。我用你的复写笔在你耳穴上点一下看如何。点上不到5分钟,疼痛全消。我说,可能还要痛,需要再服3付中药。中午他请我们吃饭时说:不瞒你说,我和我爱人都是8年制的医科大学毕业生,爱人是神经内科主任。诊断总不会错吧?你就在耳穴上点一下就能把骨质增生点没了?我说:中医讲的是经络运行不畅,不通则痛。你可能不太相信中医吧?他说,以前我们从来不相信,这次不信人家的但得信你的。我说,说到家,你还是不相信。他说,我天天理疗都不见效。我说,中医知识浩如烟海,没有一个医生什么都行。

⑤落枕:有一次我在一个理发店等理发,进去一个落枕病人也要理发。都让他先理。理发师傅说:你坐下,我先把你的落枕治好了再说。就见他抱着落枕病人的头轻轻一晃,只听咔吧一声轻响,再问病人时就已经不痛了。临到我理发时,我请求师傅教教我。他抱着我的头做了一下示范。从此,我遇到(寰椎半脱位)落枕患者,立即就能解决问题。

像这样不花钱或少花钱能治愈的疾病还有很多。这些方法如果能得到充分利用,确实能给大众谋求福利,但医生和医院却得不到任何利益。

人人都要吃饭,医生也一样,在为社会出力的同时也要谋取利益。西医药都有很高的专利费,检查费,手术费。而中医的简单手法,简单处方,秘方等利润从何而来?

由于利益的驱动,在治疗方面只得迎合病人的心理,治病方法越复杂,费用越高越科学,方法简单,费用低就太土气。在上世纪70、80年代我有个同行的忘年交,中医骨科主任医师,小夹板正骨技术是当时的一绝。对骨科适应症处理简单,费用低,痛苦少,恢复快。90年代以前颇受欢迎,90年代后由于经济的好转,对医疗技术的看法也发生了改变。

我有一位民间朋友,胫腓骨骨折,给我打电话,我给他介绍到老主任那里。小夹板治疗包括药费一共花了100多元。最多两个月可以恢复如初。结果另外一个医院的医生说手术对位最好,给他住高级病房,专门从上级医院请专家会诊,住院3个多月,花费两万多元,架拐半年多,对他的病小题大作而他认为是对他的病重视,服务态度好而千恩万谢。医院与病人皆大欢喜。而那位老专家由于治病方法简单,不能为医院创造效益而备受冷落。

中医应与现代医学融为一体

中医应接受现代科学,如病理、生理、解剖、各种检验,药物的各种实验室实验及临床试验。药物的电子跟踪等科学方法都是单纯中医无法达到的。一门科学不接受新事物就不会发展。中医也一样,不发展就要被淘汰。我搞中医药研究多年,在药理、药效、毒理、疾病的诊断等方面都采取现代科学方法。一次我用炮制好的一种药无意中治愈了一例小儿先天性心脏病,但又说不准是哪一种先心病。后来我就在朋友的帮助下,在一个高等实验室做跟踪观察,结果很快出来了,在用药15-30分钟,动脉导管发生痉挛。这种药只作用于动脉导管,而且作用时间很短。后来用于单纯性动脉导管未闭型小儿心脏病,在服药的20--30分钟,动脉导管闭合而治愈。

中医治病,首先注重的是疗效

我本人虽然搞中医药研究多年,也获得了丰硕的成果和专利技术,但我出身于农村,工作于基层,出没于山野,接触更多的是民间医生、药农和世代相传的民间老中医。我研究和整理的项目,其基本方多来自于名老中医的验方和家传秘方。有些与名方结合起来组成配方,治疗疑难杂症得心应手,但理论上却模糊不清。自觉不自觉的把自己划归了江湖派医生,对用西医的医疗法规管理中医颇有微词。如医药分家,秘方不能合法的应用等。然法规来自于民众的需要。中医治病在西方国家是不合法的,但随着中医影响的深入、民众的需求,2007年美国就通过了一项法律,承认中医(传统医药)是一门独立的医疗体系,可以合法的用于临床。

中医药性、归经与秘方的重要性:

1975年我所在工作地的一次发大水过后,一老者左前臂湿疹,水不停的像泉水一样往外渗,中西药治疗无效。我用老医生教我的外用秘方,撒上一次,当天就停止渗出。第二天患者见另外一位医生说明情况,问能不能再加些药好的更快些,那医生说再加些冰片。用上几分钟就又恢复了原样。忙找到我问如何办?我让他洗掉撒上的药,又取些原来的药,不久,结痂、脱皮而痊愈。中药是配方和炮制火候的艺术,差之毫厘,扭之千里。

有一同行朋友的孙子,半岁多时低热、腹胀、哭闹。在儿科医院治疗一月多,花去8千多元。病依旧。无奈电话求我。根据情况分析,我说,可能是小儿神经官能症。小儿神经发育不健全,受到惊吓,神经功能紊乱,出现低热、哭闹、腹胀、呕吐等症状。群众说是吓掉魂。我让他照穴位按摩,又开了个小中药方。照方治疗,第二天病就消散于无形。

大约是1978年,我院一位医生的婴儿生下来第二天就发热,稽留不退一月余。打针、服药无效。我问她出汗不?她说,注射氨基比林和用安乃近滴鼻都不出汗。我说,这是风热。遂让她到药房取全蝉蜕两只煎服。服后约20分钟,全身汗出而愈。隔年又生一娃,生后因生气而乳汁不出,高热、乳房憋涨疼痛。中、西药用之无效。产后第六天两乳房发紫,疼痛难忍,眼看就要化脓。其丈夫求教于我。我说,只要还没化脓,合谷穴一针而愈。而她本人一定要让我亲自给她扎针。果然,针刺入合谷穴约两秒钟,乳汁喷射而出,热亦随之而退。

中医的理论与大自然相吻合,讲究的是阴阳互动,相生相克。正如海外华人杨景端医生所分析,中医的精髓---五行生克、经络运行等不是解剖学的概念,而是能量学概念,看不见,摸不着。几千年来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理论体系,也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。但由于社会认识在某些方面的不和谐,致使有些精华失传和误传,也出现了许多糟粕,有些人利用中医博大精深且难懂的理论曲解中医。有些更利用曲解了的中医理论进行蒙、骗。使许多人对中医发生误解并对中医失去信心。我亲眼见过许多虚假中药宣传,治疗癫痫的中药,其疗程、副作用和抗癫痫的西药一样,显然是加的西药。治疗糖尿病的里面有优降糖。治疗风湿的,宣传的绝对没有西药成分,结果还是出现激素反应。严重的破坏了中医的形象。

中医确实能发现许多已经失落、失传的东西。而且这些东西在广大的民间还都隐约可见。

民间对杏仁中毒的解毒方法就是用杏树皮煎汤喝,疗效确实不错。马钱子中毒喝生凉水而凉开水就不行。道理在哪里?作为目前的研究水平很难对此作出明确的答复。记得小时候,见邻居煮喂养多年的母猪肉,煮了很长时间,肉烂皮不烂,有一老者说,煮母猪肉要用乔麦杆烧火。时间不长,果真如此。母猪皮为什么煮不烂?乔麦杆散发的热能与其它热能有何不同?这些都存在着极大的模糊概念。在临床与药物研究中,模糊概念出现的频率更高,乳头皲裂很痛苦,又没好的办法治疗,哺乳期的妇女只好忍受剧痛。在一次炮制药的过程中,有一种药的副产品,炮制后成了炭灰,正遇一乳头皲裂患者求治,当时并没有治疗的办法,我随手用该产品的炭沫敷在皲裂处。待两小时后再喂婴儿时就已不痛,又用一次,第二天皲裂已平复。后屡试不爽。炭沫里面究竟含的什么成份,乳头皲裂与其他裂口的发病原理区别在哪?

学好中医没有捷径:

学中医不难,学好中医很难,学院派中医医生,缺少了名老中医带徒这一环节,再勤奋的医生,一生也难总结出几个创新性的治疗方法。但没有深厚的中医理论功底,即使有名医带徒,也只能掌握一些秘单验方。更难有较大的发展。

在文化大革命的政治挂帅年代,许多老医生都被批斗、被冷落。在那时我是白专道路的典型,与许多名老中医都非常交心。我的许多知识是从他们那里得来的。有一年的细菌性痢疾非常多,尤其是青壮年,高热、里急后重症状更明显,更痛苦。肠道消炎药、输水治疗多日,热腿而里急后重不减。我请教一位老中医,他说:今年长夏湿气重,湿痰阻络,大便不爽,故而里急后重,非清热、利湿、化痰而不能治愈。我在他的指导下用白头翁汤加槟榔。服药一次,热腿、里急后重感立即消失。真正达到了覆杯而愈。有一位患者给我了很大教育。以前我对辨证施治并不重视,就在那时我院有一位出外进修的女检验员患菌痢很重,高烧、里急后重,蹲下就不愿起来。输水、消炎无效。一位西医大夫给他开米壳三钱熬水喝。服后的第三天要我去看她,高烧不退,里急后重有增无减又增加了腹痛。高烧持续20多天,因腹痛住院治疗多次,持续10多年才渐渐痊愈。还有一位我熟悉的大妈,70多岁,突然阵发性哮喘,治疗几个月无效。有一次她儿子找到我,叙说他妈妈的发病情况。我按肾虚哮喘,开了金贵肾气汤3付煎服。大约两个月后,大妈的儿子偶然碰到我,说,我娘好了,不定时还稍有一点喘,问能不能再吃些药让她彻底。我就用原方加乌梅三钱,意在收敛肺气。又过几个月他儿子见我说,他娘喝了第二次开的药最多有20分钟突然大喘。约有一小时就死了。我当时既惊讶又不理解。后来在医宗金鉴上找到了答案→“喘家忌乌梅”。由于知识的浅薄,三钱乌梅送掉一条命,使我后悔终生。

中医的继承和发展喜忧参半 

  国家政策对中医始终采取的是保护和支持,尤其是近几年对中医的保护和研究发布了一系列宽松政策和法规,不同程度的改善了中医的地位。从另一方面说,有些制度对中医的发展仍然有较大的限制。中医在辨证施治的基础上讲究的是配方合理。对每一个病、每一个配方,在药物的采集,产地,炮制等都有独到的见解。从教学、科研的医药分家到医院严格的规章制度,中医的科研成果、有特殊疗效而且必须通过特殊炮制的配方、验方、秘方等根本进不了药房。因此,继承中医的理论只能像鹦鹉学舌一样,根本不会有新的成果出现。尤其是中药注射剂的研究,必须是单一成分才能报批。失去了中医的五行生克、阴阳平衡的哲学思想。使该有的疗效不能发挥,不该有的副作用加倍出现。

中医的研究还在夹缝中挣扎

国家政策对中医的报批新药给了绿色通道,在第一时间申报,第一时间审批。在批药方面确实开了方便之门,但在审批的过程中仍然过不了为审批新药所设置的坎,尤其是大输液。比如①质量标准的可控性:西药有明确的化学结构式,质量标准非常好控,而中医则不然,中医真正的有效成分可能是在炮制过程中所产生的新的化学成分,在无数种化学成分中想检测出是那些成分起主导作用实在太难,因此只能检测最贵重的药物成分的含量。检测出的成分不一定起作用,而起作用的成分不一定检测出来。②工艺流程的可靠性:在报批中,要求工艺流程越明确、越简单越好,工艺流程必须写清楚。③配方的稳定性:怎么报批就怎么生产。每一次的检测指标都要与报批的检测指标一致,然中医的关键是处方和工艺流程(炮制的火候),保密的关键也在这两项之中。因此,许多特别有效的处方可能永远报批不了新药。④质量标准的可控性:真正的有效成分很难确定,怎么控制质量标准?许多奇效方需要医生亲自掌握药物的质量,产地,炮制方法。在基本方的基础上还要辨证施治。医药分家,严格的规章制度不允许奇效方发挥作用。中医药的发展基础在民间,先有实践,再上升为理论,理论再指导实践。有些奇效方是在无意中或偶然发现的。因此,根据现在的医疗法规,民间的秘方、验方在医院应用都不具备合法性。照此发展,不会再有新的奇效方被发现,有些已经失传,现有的也只能自生自灭。中医的理论本来就深不可测,再失去理论的基础,又没有自然的合法的奇效方的佐证,中医的理论也越来越不被人们认可。前途仍然堪忧。

  中医的发展基础在民间,有些精华隐藏在山川湖海,广大的民众之中,如野生动物一样,需要保留一定的野性,需要一定的野外生存能力。历史上号称药王的“扁鹊”、“华佗”、“李时珍”都是走方郎中,悬壶济世,才有伟大的成就和著作。如果把他们放在现在的医学科学研究院或医药院校,他们也未必能有好的成就出来。

从形式、制度、舆论、认识与经济方面看中医处境:

1、结核病的发病率反弹是世界性的,各国都投入了大量的人力、物力。对活动性肺结核的治疗,国际上有一个统一化疗方案,用这个统一化疗方案治疗,住院治疗,各种费用全免。出院回家治疗,每到医院领一次药,除药物免费外,还有路费补助。

2、化疗药物的毒副反应属正常现象,配合健胃、保肝、护肾药物继续治疗。引起的严重并发症如肝衰,肾衰,严重的胃肠反应,身体虚脱而病危、死亡,属正常现象,不是药物的责任,更不是医院、医生的责任。

3、这些经济上的优惠条件和在治疗中的反应,在医疗法规与制度上中医却享受不到。

4、耐多药结核,用二线、三线化疗药物,出现低热,无食欲,数月、数年如一日,身体极度虚弱。肺CT显示肺萎缩、肺塌陷,肺空洞,肺气肿。一部分患者因看不到希望而对治疗丧失信心。在这种情况下用中医药配合治疗就出现了如下问题:① 中医药只能作为辅助治疗,尽管统一化疗方案已失去效用而只有毒副作用。② 用中药如不能迅速控制病情,病人就认为中药也没效而拒绝多服药。③ 身体极度虚弱,胃肠反应强烈,病危等,由于医患关系紧张而医生也不敢配合中药。④ 对超级耐药,长期发热数月、数年的药物热,临床绝不敢停用化疗方案而改用中药治疗。

中医秘方的处境:

疗效可靠的密、单、验方处境更为尴尬。有特殊疗效的密、单、验方就像红军时的地方游击队,不敢公开露面,到处围追堵截,2009年5月26日,香港电视台CCAV2的经济与法报道的《中草药与秘方》的一段文字:国家中医药发展战略研究课题组组长贾谦也赶到昆明旁听了庭审。《他认为,今天的庭审恰好是中医药遭遇尴尬的一个体现。决不能用西药的标准来衡量中药!他说,中药主要是动植物和矿物,不可能把里面的成分完全弄清。中药不看某种单体成分,而是作为整体使用。而衡量西药的标准就是某种单体化合物有什么功能,能消灭哪些病菌、病毒。现在我国是用衡量西药的这套标准来衡量中药。同样的,如果用衡量中医的“四性五味”、“升降沉浮”等标准来衡量西药,“没有一种西药能达标”,因为它们是截然不同的两类药物,因此一定要分开》。中医的膏、丹、丸、散,密、单、验方,专利,成果,甚至国家资助的科研课题临床应用都不合法。医药分家,医生不能掌握药物的质量、产地、炮制方法。不能进药房,不能参保。秘方剥夺了患者的用药知情权是违法行为。因此,国宝似的秘方、中医科研成果、保密配方等只能自生自灭。

中医、西医各有千秋:

中医是大自然的产物,西医是科学研究的成果,都是人类智慧的结晶。中医、西医,就好像争强好胜,吵吵闹闹而又不能分离的两兄弟。在吵闹、争胜和相互协调中向前发展。中西医的研究切入点不一样,看问题的方法不一样,对问题的认识悬殊甚大。西医是唯物主义,看问题真切,一切问题必须有证据。只见石头不见山。而中医讲究的是宏观,按照大自然的规律、结合自然现象去推理。见山不是山,云里雾里,有时像海市蜃楼,但又确实存在。临床上表现的都很具体。比如有人患急性肠炎,上吐下泻,西医立即把水和盐补充够,病立即痊愈。中医对不能服药的呕吐、脱水病人,传染病的预防和治疗,需要手术的病例,中医无论如何也赶不上西医。但有些病西医就不如中医。

记得我小时候一次不停的打咯的,我娘说,人家说你拿了人家的钢笔,拿了就还给人家。穷死不做贼。我当时气得大哭。哭了一会我娘突然笑着说,打咯的好了吗?

中医治病需辨证论治,固定的中成药很难达到最好的预期效果:

中医的辨证论治非常重要,但西医无法理解。如中医伤寒论的麻黄汤和桂枝汤。同是感冒发热,有汗用桂枝汤,无汗就用麻黄汤。大热、大汗、大渴有其一者,白虎汤主之。只要辩证准确,可收立竿见影之效。 

2009年发生甲型H1N1流感,听说我家所在的城市也发生了流行。一批学生检查后被隔离治疗。其他人因怕隔离都不愿到医院。我儿媳发高烧,估计也是甲型H1N1流感。原来针对某一次的流感摸索出一个中药方,多数都是一副药而愈。而这次服了两幅药仍然不好。医院的肖医生给她输液抗病毒、消炎、维生素。还不行又加了激素,结果越输越严重。实在没办法了,就给她刮痧。在刮痧时她感觉少阳经特别敏感,立即煎一副小柴胡汤加减。结果服一次,几十分钟后热退而愈。后来治疗很多人,大部分都是一副药。

1971年有一患者陈某,男,55岁,发热、腹泻,在外医院住了16天,病渐加重。又到我们医院找一位权威西医治疗。住院19天,下病危。老权威有事外出,把患者交给了我。病人弛张热,中午发热40.5度,下半夜热退。枯瘦如柴,水样便自然往外流。查看病历用的都是氯霉素、维生素和激素。可能是肠菌群失调。中医叫洞泄。脉博宏大无力,舌苔洁白干燥。是寒极似火之像。遂用肉桂,附子、干姜、乌梅、阿胶、桔梗六味中药。服后约两小时,热退泄止。又用怀山药熬粥调理月余康复。

中医名方的尴尬:

所谓名方,就是古人所立屡试屡验的处方。只要辨证准确,可收立竿见影、起死回生之效。曾有一位内科主任的孙子。新生儿肺炎,转到一省级医院治疗。前后治疗月余,花费一万多元,病危。邀余诊视做最后的努力。病致厥阴,好转的可能性不大。遂开桂枝汤加葶苈子,黑附子煎服。每隔两分钟往口内滴几滴。喂药半天一夜。病奇迹般痊愈。感慨之余,问我,中医有这么神奇,为何都不用?尤其是大医院,婴儿就没见有用中药的。我说,你这次的中药费是多少?他说,一元钱。我说,中医辨证、辨病、药物性能、质量、配方、炮制方法等都需要医生一人掌握,技术性非常强。费力、费神。治不好还要担责任。中医治病没有技术费、专利费。因花钱太少,治好病也都不以为然。医院、医生更无名利可言。普遍认为,只有高效的西药,高额的费用才是高科技的体现。

1991年,省科委资助我一个攻关课题“双降丸”,是古方“半硫丸”的改良方,去除了毒性,扩展了治病范围。功能广泛,效果显著。用药简单,服用方便。不但仍能治疗便秘,还能降脂、降压、降粘、降糖、软化血管,治疗心律不齐。半年能使慢性过敏完全康复。服药半个月,能使大部分妇女白带治愈。除省科委资助资金外,数年间投资研究经费近百万元。由于种种原因,至今不能合法应用。

现实的医疗法规使真正的中医离经叛道:

真正的中医辨阴阳、懂五行、通药性。辨证论治,对症加减。治病立方如兵道,摆兵布阵,运筹帷幄,讲求实效,不拘长法。使许多现代科学都认为的不可逆性疾病迅速治愈。而现实的医疗法规把中医放在布满尖刺的金丝笼中。按规定好的套路、书本知识开方治病,药典外的方药不许用。患者的知情权造成了医患关系紧张。西医也不例外,医生的责任发生了颠倒,排在第一位的是规避风险,谨言慎行、循规蹈矩。最后才是治病。以前抢救病人是先救命,后治病。现在,病没确诊不敢用药。剧药、有风险的药不敢用、也不让用。中医想搞好更难,耗费精力太多,风险太大,收入太少。

美国的中医是严管下的幼童,日本的中医是精心整容后的唐氏美女,中国的中医是高智商的囚犯

  由于西药弊端的出现,中医药在美国影响的深入。美国通过一项法律,承认传统医药是一门独立的医疗体系,把传统医药纳入美国的医疗市场。由于意识形态的形成和成熟的西医管理机制。他们只能接受一部分中医知识。想发展,有创新是不可能的。日本历来都很重视汉方研究,但他们不能完整的接受中医药文化。只能在成方的精加工方面有所突破。就如同精心整容后的“唐纳氏综合征”的美女。日本占领着中医药国际医疗场的80%,而中国只占3%,归根结底,不是我国的中医不行,实在是与国际接轨,全盘接受了西医的管理机制。把中医像大熊猫一样当成稀世珍宝放置在动物园里。完全失去了野外生存能力。

对于中医的发展,我常想入非非,大脑常迸发出不合时宜的想法

1、中医需要抢救性继承和发掘

  2、中医需要灵活的接受西医的科学研究思想和方法。中西医,高科技都需要结合起来。害怕中医走样,主张全盘继承并固守中医,排斥西医的做法不可取。

3、保护中医像保护濒危动物一样,用管理西医的办法管理中医更不可取。

4、中医秘方、科研成果、保密治疗方案,通过申请,在国家指定的单位做安全、毒理、药效学实验。临床对比试验,。

  5、发起疑难病治疗擂台赛是鉴定治疗方法优劣的最好办法。


返回首页 | 关于我们 | 招聘启事 | 免责条款 | 广告服务 | 投稿通道 | 专家团队 | 本网团队 | 联系我们 

版权所有:中国观察网
地址:厦门市集美区岑东路 邮政编码:361021
备案/许可证编号为:闽ICP备16003031号-1;经营许可证号:000000000000000J
中国观察网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,违者必究! 电子邮箱:sunwsvip@163.com

免责声明:转载本网原创内容请注明出处。本网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,如有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 请联系本网客服,我们将尽快处理,谢谢合作!

回到顶部